氣候變化的原因

氣候變化,是指自然氣候變化之外,人類活動引致大氣組成改變所導致的氣候變化。主要是因為使用化石燃料,人類活動令大氣中溫室氣體濃度上升,繼而引致一連串的全球現象,包括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冰川融化及極端天氣事件增多等。

全球氣候變化概況

極端天氣事件

氣候變化影響極端天氣事件出現的頻率、強度、影響範圍、長度和發生時間。根據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第五次評估報告》,自1950年起全球暖日和暖夜的數目上升,而冷日和冷夜的數目則下降。自二十世紀中期以來,很多陸地都經歷了更多的熱浪和大雨事件。

全球各地的人們均經歷了包括乾旱及極端降雨的極端天氣事件:

極端天氣事件在未來將會更加強烈和頻繁。

氣候變化對水資源的影響

香港的氣候變化

香港與全球一樣,在過去百多年有變暖的趨勢。當中包括熱夜數目的增加,和寒冷日數的減少。除了氣溫上升外,香港比以前經歷更多滂沱大雨的日子,以及維多利亞港的海平面逐步上升。

香港的極端天氣事件

過去百多年,香港熱夜(日最低氣溫28度或以上)數目和酷熱(日最高氣溫33度或以上)日數上升,寒冷(日最低氣溫12度或以下)日數則下降。

極端降水事件亦變得越來越頻繁。以往天文台總部一小時雨量破紀錄的情況是幾十年才發生一次,但近幾十年卻是屢破紀錄。

香港的旱災

香港在歷史上曾飽受嚴重乾旱之苦。最嚴重的旱災發生在1929年和1963年。

1929年第一次嚴重旱災

從1928年10月到當年年底,香港只錄得32毫米的降雨量,而1929年的一至四月也只有90毫米的降雨量。這極低的雨量打破了歷史記錄,至1929年雨季開始,水塘存量仍未能改善,除港島大潭篤水塘外,其他水塘均已告乾涸。

1929年旱災時,大潭篤水塘差不多乾涸

政府於是在1929年4月實施極度嚴緊的配給式供水措施,每人只准以兩個4加侖(18公升)水桶從公眾街喉取水。在這段期間,政府在人口密集的地區修葺儲水池和設立新水缸,為市民提供食水。政府更從倫敦訂購四個鋼製水缸,並利用運水船從荔枝角運送食水至西區海濱,再將食水抽進位於港口附近的水缸。

6月17日,政府估計九龍水塘群的存水量只有8,050萬加侖(36.3萬立方米),僅足以應付全港三個半月的用量。政府於是從上海、福州、日本和珠海輸入84萬加侖(3,800立方米)食水,以解決飲用水短缺問題。雖然進口水量不算多,但足以反映當時形勢的嚴峻和政府解決問題的急切性。

政府並在溪流和山澗設立水泵,抽水至濾水池或直接注入水缸,供市民使用。每天約共供水53萬至75萬加侖(2,400至3,400立方米)。

另外,政府頒布緊急條例,容許當時的工務局徵用船舶和遠洋輪船運載及儲存食水,並要求不同的政府部門和私營公司協助運水。英國空軍又嘗試在集水區上空散播人工降雨的化學品,可惜徒勞無功。此外,政府亦重開水井及水渠以嘗試紓緩缺水問題。

1929年的旱災令港人認識水對生存的重要性。政府須作出更多長遠的計劃,以防範及應付缺水問題。

1963至1964年第二次嚴重旱災

市民於制水期間排隊輪候取水時的情況

從1962年5月至1963年4月期間,香港僅錄得1,626毫米的雨量,遠少於每年平均2,235毫米的雨量。到了1963年3月31日,香港水塘的儲水量僅得總儲存量的51%。不幸的是,1963年4及5月仍持續非常乾旱。政府無奈於1963年5月2日實行制水。隨後,政府進一步收緊制水措施至每四天供水四小時並持續近一年。

在此期間,政府停止了供水給耗水量大的設施,關閉公廁、泳池和體育館,並就浪費食水制定條例。

在廣東省政府批准下,港府在1963年安排了10艘油輪從珠江運載食水到港。除政府租用油輪運載食水外,其他商船亦捐出在船上製造的蒸餾水,或從海外帶來的食水。根據不完整的記錄,1963年5月底至6月底,經商船入口的食水達235萬加侖(10,700立方米)。1963至1964年間,共有1,680萬加侖(76,340立方米)食水經訪港船隻運到,顯示香港缺水問題備受國際關注。

另外,政府仿效1929年旱災的措施,重開多個水井,每天為香港提供40至50萬加侖(1,800立方米至2,300立方米)用水。

直至1964年5月27日,颱風維奧娜吹襲香港帶來滂沱大雨才令制水措施得以取消。

2018年1月至5月的乾旱

香港天文台「氣象冷知識:年末小劇場 – 2018香港天氣大事回顧」

香港天文台「氣象冷知識:年末小劇場 – 2018香港天氣大事回顧」

根據香港天文台的記錄,本港在2018年經歷了一個極熱及少雨的五月,期間由5月12日開始,晴朗及近乎沒有下雨的天氣直至月底。由5月17日至31日,本港出現持續15日酷熱天氣(天文台錄得最高氣溫達到33.0度或以上),大幅超越了1963年5月持續9日酷熱天氣的舊紀錄。5月平均氣溫28.3度及平均最低氣溫26.1度,分別較其正常值高2.4度及2.0度,兩者均是自1884年有記錄以來5月份的最高。主要受到2月至5月雨量遠低於正常所影響,2018年1月至5月的總雨量為175.0毫米,較正常值640.8毫米少百分之七十三,是自1884年有記錄以來同期第二低。2018年,天氣炙熱,雨量匱乏,令人將之與1963年導致本港長時間實施制水的旱災比較。

香港的水災

香港在風季期間不時受到持續暴雨和颱風等惡劣天氣威脅。在持續暴雨下,市區及鄉郊地方(特別是低窪地帶)會有水浸的風險。此外,與颱風相關的強風及低氣壓,可引發海平面上升(稱為「風暴潮」)和越過海堤的巨浪(稱為「越堤浪」)。當颱風吹襲時,一些沿海較低窪或當風的地點會有海水倒灌及淹浸的風險。隨着氣候變化,極端天氣引起的威脅將越趨頻繁和嚴重。

個案研究 - 2018年強颱風山竹

2018年9月16日強颱風山竹猛烈吹襲本港,天文台發出十號颶風信號達十小時,是自1946年以來第二最長的十號颶風信號生效時間,僅次於1999年颱風約克襲港期間創下的十一小時最長紀錄。山竹的暴風至颶風程度風力、破紀錄的風暴潮及狂風大雨在香港肆虐近半天,所造成的廣泛破壞是自1983年超強颱風愛倫襲港後最嚴重的。

請瀏覽香港天文台網頁查看更多關於熱帶氣旋山竹所帶來的影響和破壞之相片及影片:
https://www.hko.gov.hk/tc/cwsrc/index_mangkhut.html

香港天文台「山竹特輯 – 完全版」」

香港天文台「山竹特輯 – 完全版」

暴雨、風暴潮及巨浪亦導致本港低窪及沿岸地區嚴重水浸(攝於杏花邨;相片來源:Shutterstock.com)

暴雨、風暴潮及巨浪亦導致本港低窪及沿岸地區嚴重水浸(攝於杏花邨;相片來源:Shutterstock.com)

暴雨、風暴潮和強力海浪導致多個位處海旁及低窪的地點嚴重水浸(攝於將軍澳南;相片來源:Shutterstock.com)

暴雨、風暴潮和強力海浪導致多個位處海旁及低窪的地點嚴重水浸(攝於將軍澳南;相片來源:Shutterstock.com)

持續供水的長期規劃

面對人口增加、經濟增長氣候變化等當前挑戰,「全面水資源管理策略」已於2019年更新,並採取雙管齊下的方式,著重控制食水需求增長及利用多元化的水資源提升食水供應的應變能力,以確保香港長遠供水的可持續性。